http://www.czwenwu.cn
返回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
友情链接
文博单位:
政府网站:
专题研究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学术研究>>专题研究

书生本色——启蒙源头庄存与

    中国社会科学院1998-1999年度重点科研项目,由著名哲学家、社会学家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之先生担任编委会主任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近代启蒙思潮》,把中国近代启蒙思潮的源头,定在龚自珍、魏源两位启蒙者身上。

  龚自珍(1792年-1841年),字璱人,号定庵,后更名易简,字伯定。又更名巩祚,号定庵。近代思想家、文学家。父龚丽正,母段驯,段玉裁之女。曾任内阁中书、宗人府主事和礼部主事等官职。全力支持林则徐禁除鸦片,主张革除弊政,抵制外国侵略。48岁辞官南归,次年卒于江苏丹阳云阳书院。他主张“更法”“改图”。著有《定庵文集》,柳亚子誉为“三百年来第一流”。今人辑为《龚自珍全集》。

  魏源(1794年-1857年),名远达,字默深。又字墨生、汉士,号良图。清代启蒙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文学家,近代中国“睁眼看世界”的先行者之一。道光二十五年进士,官至高邮知州,晚年弃官归隐,潜心佛学,法名承贯。魏源认为,论学应以“经世致用”为宗旨,提出“变古愈尽,便民愈甚”的变法主张,倡导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,总结出“师夷之长技以制夷”的新思想。

  按《中国近代启蒙思潮》的定位,龚自珍与魏源两位近代思想家,掀起了中国近代启蒙思潮的大浪。龚自珍主张“更法、改图”,魏源主张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,在近代史上,衍生出革命党与洋务派两大阵营,推动了中国变革的进程。

  这个提法,模糊了一个重要的条件,即龚自珍、魏源两人,其实并非横空出世,也非异途相遇,他们两人同出一个师门,拜于同一个老师,都是常州学派(春秋公羊学)弟子。无论是“更法、改图”,还是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,都是从常州学派的理论中衍生,并布于社会、产生巨大影响,进而推动近代革命与改革的。

  《辞海》1980年版关于“常州学派”的解释是这样的——

  常州学派,亦称“公羊学派”,清代的今文经学派。因创始人庄存与、刘逢禄都是常州人,故名。最初根据今文《公羊》经学,发挥维护封建统治思想。鸦片战争前后,龚自珍、魏源以《公羊》经义,发挥政见,抨击封建专制制度的腐朽。光绪间,廖平分析经学,详论汉今古文学的歧异,指古学系伪造,今学为孔子自创新制。后来康有为利用今文,“托古改制”,作为戊戌变法的理论依据。

  从上文中可以得知,常州学派的开山祖,是常州人庄存与、刘逢禄。要说明的是,庄、刘之间的关系是,庄存与是刘逢禄的外祖父,刘逢禄从小受教于庄存与。刘逢禄不是常州学派的开山宗师,是传承者。常州学派的开山宗师,是庄存与。此说可从《清史稿·庄存与传》中得证——

  (庄存与研今文经)厥后从子述祖、外甥刘逢禄等畅发先生《春秋》遗绪,遂衍常州派今文之学焉。

  关于常州学派在中国近代史的影响,史家多有评说。

  梁启超《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》——

  欲知思潮之暗地推移,最要注意的是新兴之常州学派。

  刘师培《近儒学术统系论》——

  常州之学,复别成宗派。自孙星衍、洪亮吉,初喜词华,继治掇拾校勘之学……庄存与与张同里,喜言《公羊》侈言微言大义……有武进刘逢禄、长洲宋翔凤,均治《公羊》……而常州学派成。

  吕思勉《吕著中国通史》——

  今文(经)学……常州的庄存与、刘逢禄,号称此学的开山。已渐注意于汉儒的非常异义。龚自珍、魏源两氏继之。其立说弥以恢廓。到廖平、康有为出,就渐渐的引上经世一路,非复经生之业了。

  钱穆《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》——

  言晚清学术者,苏州(吴派)、徽州(皖派)而外,首及常州。

  庄存与创立常州学派的标志,是致仕后,在常州老家,潜心完成的经学著作《春秋正辞》。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?原因是他在乾隆身边任秘书40年,因与和珅对抗,被迫离开了政治中心。

  据美国学者班雅明·艾尔曼《中国文化史的新方向:一些有待讨论的意见》——

  在16到19世纪间,常州的庄氏宗族发展为一个强大的亲属组织,其势力包括在地方上的高度社会声望,在全国政治上相当程度的政治影响力,以及书香世家的学术名声。例如清朝时庄氏宗族共有29人考取进士,其中11人在三年一度的北京殿试上表现优异,因此立即进入了翰林院,直接协助皇帝的日常政务。刘家在清朝则出现了13位以上的进士,其中数人也进入翰林院为翰林。比如说庄存与是1745年殿试的榜眼,他的弟弟庄培因则是1754年的状元。 

  庄刘两家有姻亲关系,合为一个宗族来看,在清朝就有42个人担任高官。乾隆朝中期,他们在地方与全国政治圈里的显贵地位达到巅峰,当时刘纶是清帝国最重要的行政机构军机处的军机大臣,而庄存与则是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。刘纶和庄存与安排了刘纶之子刘召扬和庄存与之女的婚事,是为当时地方和全国最重要的联姻。这桩婚姻所出的长子刘逢禄,在19 世纪初期为庄刘两家获取了学术上的领导地位。

  乾隆年间,中国政坛上最为显赫的,不是民间传言、坊间野史所说的什么纪晓岚、刘墉等,而是常州庄、刘两家。因为与和珅的对抗,庄、刘两家都被边缘化了。庄存与于是愤而著《春秋正辞》,提出“通变”主张。他的外甥刘逢禄,把“通变”思想传给了学生龚自珍、魏源,最终掀起了中国近代启蒙思潮的滔天大浪。

  冯友兰《春秋公羊学与中国封建社会》一文,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一点:

  “春秋公羊学出现在中国社会的两次大转变时期,而不在其他时期,这是很有意义的。汉初出现的春秋公羊学,为第一次大转变时期结尾,清末出现的春秋公羊学为第二次大转变开头。这不是偶然的,这是因为春秋公羊学的基本精神是‘改制’。”

  这个判断,是常州学派宗师庄存与著《春秋正辞》的苦心所在,也是理解常州学派对中国近代史所施影响的总纲。


Copyright ©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常州文物信息网 版权声明 苏ICP备08109148号
技术支持:常州创联网络 [后台登录]  您是第 295937 位访问者